控制通脹,應提高利率,不應管制價格
在中國的政治文化中,政府總是傾向於以價格管制來打擊通脹。然而長期來看,它將對經濟產生嚴重破壞,甚至可能引發危機。提高利率是正確的辦法,管制價格則是錯誤的選擇。
【文/謝國忠 玫瑰石顧問公司董事】

各國將限制食品出口的消息推動,作為國際大米交易中基準價格的泰國大米價格,在三月三一日上漲三○%至七九○美元/噸。自二○○七年底以來,泰國大米價格已經翻番,相比於二○○三年的水平也增長了近三倍。

當前食物的價格趨勢與油價在五○美元/桶時的情況類似,後者在這一時點吸引了大量投機資本進入。投資基金密切關注農產品期貨的情況已經人盡皆知,而投機資本可能很快就會控制食品價格,並推動其在當前水平上再次翻番。

勞動力重新定價

現在,中國的勞動力市場可能已經進入了一個重新定價的階段。在一九九五年~二○○五年,儘管中國經濟以每年八%的速度增長,但非熟練工人的工資水平幾乎沒有任何變化。過剩的供給使勞動力市場呈現買方市場特徵,工人們彼此間競爭,使他們的工資僅達到可接受的最低水平。因此,他們並沒有分享到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。

但低工資吸引了全球產品生產遷往中國,並進一步引發中國服務業的強勁增長。與此同時,中國政府也忙於進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,以消化剩餘勞動力。這些因素使得勞動力需求迅速擴張,某種程度而言,勞動力市場的轉捩點已經來臨。這個市場似乎已不再是一個買方市場。工資,尤其是年輕工人的工資,首次處於巨大的提高壓力之下。

其原因有二。第一,生活成本出現了大幅提高。在非熟練工人或其家庭的消費籃子中,食品佔有很大一個比例。而食品價格的大幅上揚降低了這些工人的實際工資水平。第二,在當前的工資水平下,對年輕勞動力的需求超過了供給。二○○八年珠江三角洲地區的勞動力短缺進一步惡化,反映出這些地區的工廠並沒有支付市場可接受的工資水平。

二○○八年~二○一○年,中國非熟練工人的工資水平可能將提高五○%。由於勞動生產率每年以八%的速度增長,而全要素生產率以四%的速度增長,即便資本收入占GDP的比例大幅下滑,勞動力重新定價的潛在要求也不能完全被生產率的增長所消化,這必將會引發顯著的通貨膨脹。

通貨膨脹是一個緩慢移動的變數,當通脹被察覺時,再想抑制它可能已經為時過晚。中國政府宣佈二○○八年的通脹目標為四‧八%,目的在於控制通脹預期。這個意圖雖好,可政府應該注意可能喪失控制通脹的政府信譽。如果公眾意識到政府打擊通脹僅停留在語言上,而沒有實際行動,他們可能會採取行動自我保護。在過去的數次高通脹中,中國民眾傾向於搶購大量重要食品以應付紙幣貶值。這樣的行為將進一步惡化通脹壓力,並引發通脹的惡性螺旋式上升。

現在,要想抑制通脹可能已經為時太晚。實際上本來就不應該阻止勞動力市場重新定價。中國工人提出分享經濟增長成果的主張,對社會穩定而言是件好事,這也將迫使企業提高勞動力的使用效率。

當你步入一個高檔酒店,服務員會排成一溜迎接你。這種門面裝飾純屬濫用勞力,卻也反映了低廉的勞動成本。在西方國家,一名服務員的日收入相當於每位顧客每餐消費的二倍至四倍,而在中國高檔酒店的商務餐中,服務員的日收入僅為每位顧客每餐消費的○‧三倍至○‧五倍。

另一方面,許多工人在四○歲甚至三○歲就已經“退休”了。當你走在諸如重慶或成都等城市的街頭,你會看見大量此類“退休人員”在街頭巷尾打麻將。當年輕勞動力非常豐富時,企業更傾向於雇用他們,因為他們更易於培訓,能快速適應環境。但事實上,只要多一點培訓,就可以使得那些中年工人也參加生產。

對中國勞動力市場的重新定價,並不意味著中國的工人工資將不再便宜。它仍舊便宜,僅僅是不再像過去那樣便宜。它也並不意味著中國勞動力將出現絕對短缺。隨著年輕工人工資水平的提高,企業將更為有效地提高工人的使用率,並發現培訓中年勞動力更為有利可圖。中國經濟增長對資源的使用非常浪費,尤其是對勞動力的使用而言,更為糟糕。未來幾年勞動力市場的重新定價,將迫使經濟變得更有效率。當勞動效率提高時,勞動力成本的提高不會令中國喪失太多的競爭優勢……。

【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《先探投資週刊》1461期

創作者介紹

qreennn

qreen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