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淮南抗通膨 愈來愈殺

 

央行「組合式」貨幣政策調整效果
傅沁怡/製表
央行理監事會議一口氣祭出三項貨幣政策工具同步控管價量,緊縮程度堪稱近20年來僅見,凸顯國內物價上漲壓力沈重,央行為避免負利率環境進一步衝擊民間投資和經濟成長,被迫放棄過去緩步升息的微調手法,加速穩定物價,大動作拚了。

物價壓力多大,就選擇多大的政策工具…

央行總裁彭淮南昨天不只一次說,穩定物價是央行的「第一優先」。且央行會竭盡所能、動用所有政策工具來維持物價穩定,「物價壓力多大,便會選擇多大的政策工具來配合。」他語氣堅定地說。

從央行本次破天荒同時動用調升貼放利率、存款準備率及貨幣總計數目標區,可說是動用「組合式」政策工具,不難想像國內物價走高的壓力有多大。至於央行對平抑物價到底有多大的決心,恐怕不能只靠央行昨天宣布的政策衡量,央行今天公開市場操作利率調整幅度,將是市場看待央行態度風向球。

央行其實很清楚,這波通膨壓力是導因進口原物料價格飆升,央行貨幣政策著力點有限。但物價上漲造成的新台幣負利率環境如果長期延續,勢必不利國內經濟、金融,央行如果沒辦法靠壓低物價解決負利率問題,剩下的選項只有拉高名目(存款)利率。

緊縮政策,未必與銀行調高利率畫等號…

由於國際油價走勢是取決於產油國和市場投機買盤,央行也不可能「看天吃飯」、祈求下半年風調雨順可以讓物價漲幅因而趨緩,央行唯一能使得上力的地方,就是透過貨幣政策引導銀行利率走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央行採取緊縮政策未必可和銀行調高利率畫上等號。由於市場資金寬鬆,使得央行調高存款準備率可能失去過去的強力效果,銀行原本就有很多濫頭寸,增提準備並不能馬上讓銀行資金轉緊,反而可增加提存在準備金乙戶計息的部位。

同樣地,國內投資意願不振,讓銀行缺乏放款對象來消化資金。屬於懲罰性質的貼放利率是否調高,對銀行其實無關痛癢;央行降低貨幣總計數成長目標,也只是某種程度反映市場對資金需求不足的真實情況。

反觀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利率,直接影響銀行吸收存款後,如果貸放不出去而必須買進央行存單,可以向央行收取多少利息,如果央行大幅調高操作利率,依理來說,銀行當然也樂於反映在存款利率調整幅度上。

只不過,銀行有獲利壓力,央行也揹負盈餘壓力。調高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勢必加重央行利息支出,這也是央行過去操作利率調幅往往低於政策利率升息幅度,本次也不願直接大幅拉高貼放利率,而是改採組合式政策工具的原因。

央行平穩物價決心有多大,今天給答案…

央行昨天祭出大動作後,彭淮南雖為日後再升息留下伏筆,一句「改善負利率非一蹴可幾」似乎也預告操作利率調幅有限。彭淮南是否真像自己所說「不會為達成盈餘犧牲物價穩定」,央行平穩物價的決心又有多大,今天公布的操作利率,將可給市場答案。

【2008/06/27 經濟日報】@

創作者介紹

qreennn

qreen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